北京赛车彩票违法不|北京赛车直播软件
公示公告:
  · 掃黑除惡十問十答   · 《關于在全市統一戰線開展“我為廣...   · “牢記總書記囑托?誓為脫貧作貢獻...   · 關于廣安市統戰信息中心公開遴選工...   · 關于廣安市統戰信息中心公開遴選工...

非洲印象

當前位置:首頁 > 統戰故事 > 非洲印象 > 正文

廣安醫生彭程的援非日記
發布時間:2019-01-28 10:45:23   作者:原創    點擊量:

離開廣安,到達幾內亞比紹卡謝烏省卡松果醫院布奧塔-納凡納尚醫院彭程有了寫日記的習慣,他覺得,以文字的形式把每天記錄下來,不僅可以緩解思鄉之苦,也可以詳細記錄自己接下來的兩年援非時光。

20181210,民革黨員、廣安市人民醫院兒科副主任醫師彭程作為第17批援助幾內亞比紹醫療隊隊員,與醫院其他2名醫生奔赴幾內亞比紹。對于目的地,彭程了解甚少,他只知道,幾內亞比紹在世界地圖上,處于非洲大陸西北角,是全世界最貧窮的二十個國家之一,距離廣安2.6萬余里。


初到幾內亞比紹,彭程發現,當地的情況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,貧窮落后的程度超乎預期,疾病肆虐的現象極為普遍。工作和生活都面臨極大挑戰,語言不通、飲食不慣、蚊蟲飛舞……但是,使命當頭,擔負著國家交與的重任,彭程與其他三名隊員一起,決心在卡松果栽下一棵中非友誼之樹,并讓這棵樹開花結果,締結出甜美的“卡松果”。


初見

“這里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”

離開了祖國,離開了醫療大部隊,離開了翻譯,來到卡松果駐地,心中一片空洞,眼前一片茫然。20181212《初到卡松果醫院》)

援非,第一次從領導口中得知這個任務時,彭程的心中充滿了向往。對于一個在西部內陸城市生活了40多年的人來說,到2萬余里外的異國他鄉去工作兩年,好似是一次長時間的“旅行”

懷著激動的心情,彭程得知,自己要去的地方,名叫幾內亞比紹,他特意在網上查了這個國家的相關資料,網頁上出現的大多是“中國援助幾內亞比紹”的相關信息,并沒有他想要了解的民俗、文化、經濟相關的信息,這讓他有些失望。

“你要去的到底是個什么地方?”妻子蔣素珍查閱幾內亞比紹信息后向彭程發問。“那是一個美麗的地方,有大海,有森林,還有一群可愛的人。”其實,彭程也并不知道幾內亞比紹到底有沒有大海和森林,這只是他安慰妻子隨口說出的一句話。

臨行前,彭程參加了一周的語言集訓,主攻幾內亞比紹官方語言葡萄牙語,特別是醫療方面的專業術語。“對于一個沒有葡語基礎的人來說,一個星期能夠掌握的知識并不多。”彭程說,他知道,如果語言不通,在異國他鄉幾乎是寸步難行。

20181210,彭程與15名隊友(包括翻譯和廚師)啟程前往2.6萬里外的那塊土地。從成都到北京,從北京到迪拜,從迪拜到摩洛哥,從摩洛哥到幾內亞比紹首都比紹,歷46個小時,跨越三大洲。最后,來自成都的薛斌、章淼與彭程三人,被分配到卡謝烏省的卡松果醫院(布奧塔-凡納尚醫院),其余13人援助首都比紹的醫院。


卡松果位于幾內亞比紹西北部,距首都比紹80公里,據稱是該國的第三大城市,城市總人口1余人。“說是城市,其實就像國內西北地區農村聚集點一樣。”彭程說,卡松果有一條長約800街道,當然,街道并沒有硬化,路面集滿了沙土,雨季泥濘難行,旱季塵土飛揚。

這座城市沒有繁華可言,街道上垃圾遍地,牛羊穿行。房屋幾乎都是錐頂平房,由土磚砌成。街道中間零星散布著路燈,但這些燈在彭程到了一個月之內,幾乎沒有亮過,因為這座城市沒有供電系統,所有用電均靠發電機,包括卡松果醫院的手術室在內。

卡松果醫院是我國援建維修而成的,占地20余畝,設置床位100余張。彭程和其他兩名隊員的駐地,與醫院一墻之隔,是一幢兩層樓房,當然,醫院和中國醫療隊的住房,已是當地漂亮和“高檔”的建筑了。

剛到卡松果,彭程就發現,自己遇到了“麻煩”。雖然官方語言為葡萄牙語,當地通用語言卻是克里奧語。“我們雖然培訓過葡萄牙語,到了才知道,80%上的當地人都說克里奧語、根本不懂葡萄牙語。”語言不通,讓彭程有些心慌,因為,他和當地人交流,就只能用手勢或者生硬的英語、葡語單詞。

另外,貧窮和疾病,也成為彭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。資料顯示2017年,該國GDP總量為13.4億美元,人均GDP不足700美元,全國一半以上的財政支出靠世界各國援助、捐助。當地人月薪500元人民幣,已經是很高的收入了,對于他們來說,20余元人民幣(掛號費2000西法,相當于人民幣24元)的就診掛號費,對于很多人來說,已是無法承受的巨大開支。所以當地人不會輕易進醫院,一旦生病,就拖著,最終越拖越嚴重,形成惡性循環,就醫時,病情已經很嚴重了。由于醫療衛生條件很差,感染性疾病很多,瘧疾盛行,艾滋病流行猖獗。

當地物資匱乏,“菜比肉貴”是常態,蔬菜在當地是奢侈品,價格很貴,大約是國內2倍以上。一個大辣椒,價格在人民幣6左右。”彭程說,當地低收入高消費的市場現狀,導致很多人生活水平低下。當地盛產的香蕉、芒果、木瓜,但由于缺少銷路,賣不出去,這些熱帶水果成為當地人的主食。

有人用這樣一句話,形容這個國家的整體情況:經濟靠援助,穿衣一塊布,吃飯靠上樹。

“這里和我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。”彭程說,他期待中的大海和森林都沒看到,呈現在眼前的是貧窮、落后、疾病。

彭程深知,未來兩年,道路阻且長。


扎根

“克服一切困難踐行醫者仁心”

我們要在這里栽一顆“樹”,并且深深扎根,結出中幾比友誼甜美的果實,這就是卡松果,我們醫療隊心中的卡松果。20181219中國醫生在西非栽的:卡松果

20181222,星期六,冬至。北京時間2030分,妻子蔣素珍給彭程發了一段視頻,此刻,身在廣安的蔣素珍和親戚朋友正在吃羊肉湯鍋。異鄉,幾內亞比紹當地時間正值中午,廣安和卡松果相隔2萬里,時差相差8個小時。

有差別的,不僅僅是時間,還有氣溫,冬日里的廣安,華鎣山上已經大雪紛飛,而卡松果當地仍是31的高溫天氣。地處北緯11°52′的幾內亞比紹,幾乎沒有四季之分,在這里,只有炎熱,唯一可區分的是旱季和雨季。

炎熱的環境里,蚊蟲蒼蠅滋生。“國外是沒有花露水的,即使有花露水,也擋不住兇猛的蚊蟲。”彭程說,無論在室內還是室外,只要停下腳步,馬上就有蒼蠅和蚊子貼在你身上。為了抵抗蚊蟲,即使30多度的高溫天氣,也不得不把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。夜晚睡覺時,人躲在蚊帳里,蚊帳外面的蚊蟲“嗡嗡”做響,產生的音量分貝可以算是“噪音”了。

由于當地沒有統一供電,醫療隊員在醫院和駐地使用的電器都需要發電機來維持運轉。在彭程的臥室里,一臺壁掛式空調已布滿了灰塵,距離上一次啟動已經兩年了。“有空調不用,不是因為用不著,而是發電機的功率帶不動,用了空調就用不了其他電器。”彭程說,最開始,大家覺得熱得睡不著,時間久了,也就習慣了。

也是因為供電不足,有一次隊員章淼在洗澡時發生了尷尬的一幕。在駐地,隊員們是自己打井抽水,抽水設備需要時常檢修,因為在非洲大陸,停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。當時,章淼正在洗澡,身上抹了肥皂泡,恰逢檢修停水了。但章淼馬上又要上班,他只得把肥皂泡擦干凈,穿上白大褂,身上殘留著肥皂的味道,為病人做檢查。


當地“菜比肉貴”現狀,讓隊員們不得不踐行“自己動手豐衣足食”傳統,在駐地的院子開墾出一塊土地,種上冬瓜、茄子、辣椒、香蕉等蔬菜和水果。蔬菜的種子都是隊員們從國內帶過去的,當地的蔬菜大多從歐洲進口,隊員們吃不慣這些“洋蔬菜”,對于自己親手種植的“家鄉味”,反而顯得實在又實惠。

“在這里,把種菜當成是一種消遣,因為除了醫院和駐地,我們平常幾乎不外出。”彭程說,在當地,大家都很節約,因為大家都明白,到幾內亞比紹是參與醫療援助的,而不是來旅游享受的,生活上簡單一點、樸實一點是理所應當的事情。和當地人相比,隊員們的生活條件,絕對算得上“奢華”了。

語言溝通上的障礙,也是隊員們工作面臨的一大難題。彭程記得,有一次診斷,他通過手機翻譯器加上生硬的葡萄牙語,問出孩子“發熱、咳嗽4天”,但是整個問診異常艱難,差不多20分鐘。因為彭程每問一句,孩子的母親就會用當地克里奧爾語不停地說,彭程是聽不懂克里奧爾語的,他在國內只培訓的一個星期的葡萄牙語。


為了診斷工作順利進行,彭程把常用藥、可能用到的藥、疾病名稱,借助工具書翻譯成葡語,貼在桌上,寫在小冊子里,并把一些看病的常用語也翻譯成葡語寫下來,做成一個“門診病歷模板”。為了在看病中不出紕漏,彭程還制定了“看病流程”,制定了8個步驟,別人是按部就班,彭程是按步就醫。


治安環境的混亂,讓駐地醫療隊員們生活得“提心吊膽”。隊員們常常是四個人結伴而行,一起上街購買生活物資。根據上一屆隊友叮囑,與當地人發生爭執時,一是不要跑,二是不要先動手,因為他們很多人都帶有槍。在街上,一般不要拍照,要拍照,需要先征得對方的同意,不然會惹來大麻煩。“當然,當地人對中國人還是比較友好的,因為中國的長期援助,當地人還是有感恩之心。”彭程說。除了購買生活必需品,大家一般都不上街,上街就會買很多東西存起來。


使命

“不負國家重托圓滿完成任務”

條件雖然艱苦,但肩上扛著責任,心中懷有大愛,我們一定不負使命,不負祖國的重托;請祖國放心,我們踏踏實實工作,圓滿完成援助任務。(201911元旦日記》)

中國醫生在非洲,享受著當地人崇高的敬仰。醫院里很安靜,病人候診很有禮貌,沒有竊竊私語,醫生呼叫一聲,病人才會進診斷室。當地人習慣上午到醫院就診,見到醫生,都會禮貌地說一聲:Bom dia早上好),表達對醫生的尊重。


有一天,一個婦女抱著一個4個月大的男嬰,在彭程助手的招呼下,安靜地來到彭程的就診席邊。彭程非常客氣地說: sentem-sePor favor!(請坐下)。醫生如此禮貌,讓孩子的母親有些受寵若驚,也許她未曾想到,一名醫生會對自己如此友好和客氣。

經過仔細詢問病史和查體,這名嬰兒“發熱、咳嗽4天”了,氣喘得厲害,雙肺廣泛的哮鳴音。診斷明確:毛細支氣管炎。按照國內的方式,彭程給醫療助手說,這名嬰兒需要住院治療。沒想到助手回到的是n?o(不)。彭程又說,如不住院治療,那就需要立即進行門診輸液,助手同樣說出了:n?o(不)。

助手向彭程反饋的內容很簡單,住院和輸液這兩種治療方式產生的費用,這名嬰兒的家庭無法承受。一個字“窮”,讓彭程不得不放棄最佳的治療方式。

彭程用生硬的葡語與孩子的母親溝通,孩子的母親終于知道孩子患了肺炎,臉上沒有變現出焦慮,印在臉上的只有茫然和無奈。因為沒錢看病,她只得放棄最佳治療方案,急切地哀求彭程,一定要救救她的孩子。

彭程只得使出“渾身解數”為這名患兒處方開藥,并叮囑助手翻譯給孩子的母親,明天一定要來復診。彭程想留下孩子母親的電話,得到的回答的是,這名婦女家里并沒通訊工具。孩子母親起身離開,向彭程鞠躬,說了一句:Obrigada!(謝謝),然后安靜地走出就診室。

彭程立即追了出去,將自己的電話留給孩子的母親,叮囑她,孩子有任何情況,可以隨時打電話。

彭程發現,在整個就診過程中,患兒的母親和自己的助手并沒有表現出焦急,更談不上慌亂,好像生病的孩子只是一塊石頭。彭程說,他明白,其實助手是一個很好的人,并不是沒有愛心和同情心。這種現象在當地非常普遍,能夠來醫院就診的人,已經是很“富有”了,這些病人都希望在自己能夠承受的經濟范圍之內得到最好的治療。

作為兒科醫生,在彭程的病室里發生的故事還有很多。某一天,一12歲患兒前來就診,當患兒站上體重秤,彭程被驚呆了,這名患兒體重只有28公斤


彭程愣了一下,12歲,28公斤?他以為稱壞了,自己上去一稱,稱沒有問題,這名患兒的確只有28公斤,如果在國內,小孩如此的嚴重的營養不良,家人肯定會急壞了,再一追問患兒咳嗽10,簡直不可思議!但是,這名患兒的母親依舊表情鎮定,或許,在當地,孩子“營養不良”、“生病無法看醫生”的情況早已司空見慣。


面對疾病,彭程堅信:大愛不分國界,醫療隊員們肩負國家使命,遠離祖國親人,克服工作和生活困難,全心全意為受援國人民服務。醫生不管在哪,面對的都是病人,你眼前的病人沒有國籍種族之分,生命高于一切!




“在卡松果,我們的生活、工作都不輕松,而當地人更不輕松。我們希望自己和當地的人民都過得輕松愉快幸福。”彭程說,在閑暇之余,他也會教當地人練中國功夫,強身健體。他們要在卡松果栽一顆“樹”,用自己的汗水和心血澆灌,使之扎根、開花并結出甜美的果實。這就是卡松果,我們醫療隊心中的卡松果!

(廣安日報社記者  王林)

上一篇:第一頁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置 頂 打 印】 【關閉窗口
友情鏈接:

[email protected] by www.6xvq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主辦單位:中共廣安市委統戰部 為了獲得更好的瀏覽效果,建議您使用IE8.0及以上版本瀏覽器登陸本站點

北京赛车彩票违法不 排列五开奖号码长局表 辽宁11选五走势图片 吉林时时票号码查询今天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能提现的斗牛 全民牛牛下载 京东彩票app客户端下载 新浪时时图 pc蛋蛋走势图神测 江西老时时